25
2016
10

华菱钢铁资产 全部被置出

           10月11日,华菱钢铁(000932.SZ)割裂钢铁业务再进一步。华菱钢铁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包括关于重大资产置换在内的18个议案。根据此前发布的方案,公司现有的钢铁资产全部置出,注入预估值123.52亿元的金融资产与12.96亿元的节能发电资产,配套融资不超过85亿元。从1997年捆绑式整合湖南三大钢铁企业上市解困,到如今整体退出资本市场,华菱钢铁19年走了一个轮回。然而,对于深陷困局的钢铁主业,这次重组并未给出明确的治疗方案。


             9月18日,华菱钢铁创始人、原董事长李效伟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等犯罪一案一审在湖南怀化市中方县开庭。李效伟曾执掌华菱钢铁长达12年,一再声称要将华菱钢铁打造成为世界500强企业。

             10月11日,在华菱钢铁2016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间隙,华菱钢铁董事长曹慧泉表示 “历史问题一次性解决。公司旗下三个钢厂置换出上市公司以后,曾经困扰华菱多年的二元管理结构问题将得以根治。

            1997年底,湖南三大钢铁企业——湘钢(湘潭)、涟钢(娄底)、衡钢(衡阳)联合组建华菱钢铁,李效伟任负责人。

按照李效伟在其著作中的说法(《主动危机论》 《从制造商到服务商》,下同),组建华菱的初衷就是为了解决湖南三大钢铁企业6万员工的吃饭问题。“当时3个企业已经快过不下去了:湘钢欠发工资,衡钢处于半停产状态,涟钢仅有微利勉强糊口。单个企业已经没辙了,只有组成集团,实现捆绑上市,或许还有希望生存下来。”


           1999年8月,华菱上市,融资10.6亿元。此后,华菱钢铁资产规模、钢铁产量、营业收入等多个指标迅猛攀升,至2007年已是全国十大钢铁企业之一,被称为“二线钢王”。然而,华菱钢铁控制力度弱、整而不合的问题始终未能得到解决。湘钢、涟钢与华菱的领导班子均由湖南省委组织部任命,一把手均为厅级干部,华菱对子公司的“一把手”任命没有决定权。


              在这一局面下,华菱实施独特的二元分层结构。华菱总部以资本运营为主,子公司以生产经营为主,且相互独立。作为集团公司董事长,李效伟的一次讲话透露出华菱集团的弱势。2008年,三个钢厂重组10年之后,李效伟仍在内部强调:“子公司主要经营和财务数据,是总部战略分析和决策的依据,总部必须掌握。子公司应该‘责无旁贷’地提供相关信息。”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迟京东曾指出,华菱钢铁独特的二元结构致使公司决策失效,是华菱钢铁近几年出现经营困境的最根本原因。

            2010 年,钢铁行业全面复苏、效益普遍提升,涟钢却亏损26.67 亿元。危机之下,时任华菱钢铁总经理曹慧泉兼任涟钢总经理,拆解涟钢近乎疯狂的贪腐乱局和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网。调查发现,涟钢领导干部、管理人员和一些敏感岗位人员的亲属和在职职工,在本地注册的各类贸易公司多达数十家,业务对象全是涟钢。

             

             今年,在钢铁板块整体置出上市公司之后,曹慧泉乐观地表示,今后,华菱集团对三个钢厂的自主权、自由度会更大,这将有利于华菱钢铁走出困境。9月19日,华菱钢铁发布公告称,全球第一大钢铁企业安赛乐米塔尔已将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出让过户。安赛乐米塔尔提名的华菱钢铁高管人员从华菱钢铁离职,双方彻底分手。

            2005年,安赛乐米塔尔的前身米塔尔钢铁公司计划收购华菱钢铁37.175%的股份,与华菱集团并列华菱钢铁第一大股东。后因政策限制,安赛乐米塔尔入股份额减至36.67%,成为华菱钢铁第二大股东。此后,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变化,安赛乐米塔尔在华菱钢铁的股份逐步下降到10.07%。


            合资之后,安赛乐米塔尔向华菱钢铁提供包括高强度船板F40、电工钢、取向硅钢、大口径石油专用钢管等多项国际先进技术,在管理、采购等协同方面也提供支持,之后的三四年间,华菱钢铁高速发展。

             然而,华菱钢铁的既有格局并未得到彻底改变,双方矛盾也日渐加深。2011年,湖南证监局一份责令改正决定称,安赛乐米塔尔未按承诺提供技术支持,导致华菱涟钢一新上热连轧卷项目2010年亏损8.57亿元。因安赛乐米塔尔未按2005年的约定向华菱钢铁提供直供铁矿石,导致华菱钢铁2006年至2009年采购成本合计增加7.8亿元。


           安赛乐米塔尔方面公开表示:对华菱没有实现影响力、没有进行整合,对华菱一直沿用旧有的国有决策体制也表示不满:“华菱下面的子公司都坚持自己采购铁矿石,我们不能勉强。”

       11年的磨合之后,双方仅存的合作项目是华菱安赛乐米塔尔汽车板有限公司,该项目总投资52亿元,一期工程设计产能150万吨。目前,华菱钢铁与安赛乐米塔尔在该公司的股权比例为51:49。

除了董事长以外,华菱汽车板公司CEO、CMO、CTO都由安赛乐米塔尔委派;除少部分技术人员和操作人员从双方公司调任之外,其他人员均自外部招聘;技术、工艺流程等全部由安赛乐米塔尔提供支持。


2014年,华菱汽车板公司正式投产,2015年亏损5.64亿元。对此,曹慧泉认为,达产初期亏损是一个正常的过程,主要是因为通过认证需要较长的时间,“汽车板公司发展势头比我们预料的要好”。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